当前位置:首页 > 县市
昆明小学生午餐破题 省里有望22日调研
更新时间:2020-02-21 13:12:08 点击数:8 来源:[db:来源]

截至21日,昆明市五华区多所小学暂停供应入校午餐已有三天。事件已经引起了省主要领导的关注,并要求相关部门尽快商讨解决办法。据了解,省级部门的调研有望今日展开,省市领导也将进行会商。此外,五华区今日将对学生午餐情况进行通报。

21日中午,云溪小学门口,一个妈妈背着孩子来送午餐,辛苦程度可见一斑。本报记者赵永峰 实习生 石瑶 摄

教育厅称事件已引起省领导关注

午餐停供以来,多个相关部门都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达了看法。

根据目前的《云南省物价局、云南省教育厅关于进一步规范我省中小学校服务性收费和代收费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省教育厅等部门认为昆明市中小学午间管理费用并不适宜纳入服务性收费和代收费的范畴。昆明市教育局则希望能考虑昆明市作为全省最大城市所出现的实际问题,实现政策突破。

省教育厅等部门表示,新增收费项目尤须审慎,除了要走必要的法定程序外,还应当对收费范围、标准等细节充分听取家长意见。据了解,连续几日以来,省教育厅与省发改委也在就午餐停供事件进行沟通。

21日,据省教育厅相关负责人透露,午餐停供事件已经引起了省主要领导关注,并要求相关部门考虑家长关切,尽快商讨解决办法。省级部门的调研有望今日展开,省教育厅、省发改委等省级部门及昆明市相关部门等领导们也将共商解决办法。

21日,昆明市教育局表示,下一步将根据省、市政府和相关部门的要求,着重从规范学校收费管理、招投标制度、经费管理使用等方面建立健全各项制度,加强食品安全监管,并主动接受社会和媒体的监督,切实解决好家长和社会关心的民生问题。

另据了解,五华区今日将对学生午餐情况进行通报。

教育部门向家长发放调查问卷

21日,部分昆明小学家长收到了教育部门发出的《学生中餐管理社会化服务情况调查》,针对学生中餐的服务方式、管理方式、餐费收取、监管形式、监管费用等方面征求家长意见和建议。

调查中提出两种中餐服务方式供选择,一是引入有资质的送餐企业为学生提供送餐服务,二是通过社会“小饭桌”为学生提供服务。管理方式的选项则包括三种:由家长委托学校教师配合送餐公司管理;由家长委员会选派人员管理;完全由送餐公司管理。

餐费收取的选择同样为三项:一是由送餐公司核定供餐,公示后自主收取及开支;二是根据送餐公司核定的餐标,委托教师代收后转交送餐公司;三是由家长委员会选派人员全额收取后转交送餐公司。

监管形式的选择包括:由学校教师进行义务监管;委托教师进行适当有偿监管,费用单独核定,不与餐费挂钩;由家长委员会派人义务监管;由家长委员会派人适当有偿监管,不与餐费挂钩;由送餐公司自行监管。

若进行有偿监管,合理费用为多少?调查问卷给出的选项包括40元/月、50元/月、60元/月、70元/月。

受访家长大多理解老师收费

午餐事件发生以来,家长们都在想什么?昨日,记者随机采访了15位家长,其中13位都表示希望孩子在学校用餐,他们认为,虽然知道学校提供的饭菜不理想,但由于有老师看管孩子,要比在外面安全很多。

此外,有家长表示,对于5月的午餐“回扣”事件,他们能够理解。“毕竟老师也辛苦,即便老师不要我们心里也过不去,希望午间进行托管的老师,可以按照每个学生1元来收费。”

不过,2位持反对意见的家长认为,孩子在校用餐的费用已经不低,但是效果却很糟糕。他们认为午间时间应该延长,同时禁止午间老师所进行的一切辅导,否则老师将以“辅导”为名逼迫家长和学生支付不必要的费用。“的确有家长因工作原因难以照顾孩子,可现在小学都是就近入学,我不信一个班里50多位学生的家长都忙,都要孩子在学校里吃饭。”

    镜头 1

    春城小学 家长午间扎堆来接孩子用餐

    五华区多所学校暂停午餐进校后,很多不能接孩子回家吃午饭的家长急着为孩子寻找午饭的出路,学校附近的“小饭桌”成为不少家长的首选。但“小饭桌”存在的卫生问题、安全隐患又让不少家长增添新的忧虑。

    21日10时30分,离放学还有40分钟,春城小学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来接孩子吃饭的家长,部分住地较远的家长还特意从家中做好饭菜带来。家住梁家河的王奶奶称,由于子女忙无法接孩子,学校又暂时不提供午餐,她只能早早买菜做好饭,再坐半小时公交车送来给孩子吃。

    11时50分,放学了,学生们陆续走出校门,校门口200米的道路变得十分拥堵。此时,学校门口已经有两家私人小饭桌的工人员举着牌子等待接孩子。工作人员称,每月只需支付几百元,他们就能提供午饭和辅导,同时保证学生的午间休息。一位家长告诉记者,这所学校附近共有4家私人小饭桌。

    在学校旁边经营商铺的杨女士称,由于学校突然暂停供餐,私人经营的小饭桌昨天一下子变得热火朝天。

    镜头 2

    红旗小学 小饭桌人满为患 最贵达1900元

    “你们小饭桌还可以加人不?离这边远不远?”昨日,在国防路红旗小学门口,一些举着小饭桌牌子的人员被家长围得水泄不通,当被告知小饭桌已经人满为患时,家长们才失望离去。

    一家午托小饭桌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两天小饭桌人数比上学期增加了三四倍,因为空间有限,很多都被他们拒绝了。

    家住北市区的张女士感叹现在有钱也难进小饭桌。她问了四五家小饭桌,全都人满为患,无奈之下只好每天都来学校门口等着孩子放学,带到附近小饭馆吃饭。

    学校停止供应午餐让张女士十分头疼,但她也不放心把孩子交给小饭桌,“一个是交通问题,要过马路,孩子那么多,老师很少,很难顾及到每一个孩子,我们也担心孩子吃不饱。”

    除了家长提及的这种安全问题,昨日,记者还亲眼目睹一个低年级女生因为放学较晚,错过小饭桌接去吃饭的时间,最后只有一人在学校大门附近哭泣。据了解,因为吃小饭桌的学生较多,负责的人员又较少,像这样没接到孩子的情况时有发生。

    还有家长诉苦说,现在小饭桌收费普遍是300-400元/月,这已经远远高过进校午餐每月100多元的收费,而最贵小饭桌的收费高达1900元/月,但管理比较严,对孩子负责,还包括教育辅导费、午餐、晚餐、午休等管理的费用。

    镜头 3

    武成小学 “小饭桌”空间狭小有安全隐患

    21日中午放学时段,记者在武成小学门口看到,前来接孩子到“小饭桌”吃饭的商家不少于10户,大多数“小饭桌”都设置在距武成小学校门约2分钟路程的新时代广场楼上。记者在一家“小饭桌”看到,房子的结构是一般的三室一厅的住房。12时左右,陆续走进屋里吃饭的孩子不少于40人,两三张小桌子拼在一起就开饭了。

    不少“小饭桌”都向家长承诺为孩子提供午休的地方。记者在一家“小饭桌”内看到,这里放有高低铺,但在10平方米左右的空间内,最多要容纳近20名孩子同时午休。

    有学生家长表示,虽然“小饭桌”的饭菜看着还算新鲜,但并没有看到规范的营业许可证明。而由民居或写字楼改成的“小饭桌”,空间过于狭小,却要容纳众多孩子。孩子们不但要吃饭,还要在这里休息,其中的安全隐患不可忽视,尤其一旦发生火灾,后果不堪设象。

    其实很多家长都实地探访过“小饭桌”,也知道这些隐患的存在,却依然因别无他法,不得不安排孩子到“小饭桌”吃饭。

    学生有话

    为何不爱吃进校午餐?不保温又不够吃

    21日,在春城小学旁经营商铺的杨女士告诉记者,为学校供餐的菜品并不好,与私人开的小饭桌相差甚远。“基本每天早上9至10点,我们就看到餐车将菜品送来学校了。学生11点多才放学,1个多小时的间隔,菜基本都凉了,学生怎么可能吃得好呢?”杨女士称,不少学生还向他们透露,学校里饭菜的量是固定的,不够吃只能饿着。

    5年级学生王阳的切身感受印证了杨女士的说法。他告诉记者,自己1至2年级都是吃校内午餐,但从3年级开始就转到外面私人的小饭桌。

    王同学说,虽然菜的种类差不多,但学校里配送的午饭基本都是冷菜冷饭,而私人小饭桌做的饭菜几乎都是现做,吃起来热腾腾的很舒服。而且在学校经常吃不饱,在私人小饭桌却能吃饱。吃完饭,外面的小饭桌内还设有床铺,比在学校里只能靠着桌椅休息舒服多了。

    午餐托管费怎么收?其实办法真不少

    广州、深圳等地均有午间托管学生的管理办法,省教育厅相关负责人认为学校与家长签订协议是学生安全的最大保障

    据了解,为解决午餐后续服务的问题,昆明市相关部门在午餐回扣事件后曾向省级部门提交申请,建议能够参照其他省份的做法,实现午间管理费用纳入教育服务性收费和代收费项目的突破,而国内部分省份和城市已有操作多年的经验。

    收取午餐托管费是否有依据引争议

    在昆明市教育局提交的申请中,对教师承担午间管理的成本进行了测算,并对每生每小时须支付的费用给出了建议标准,费用的收取将用于水、电、保洁等项目的支出及午间管理的劳动力费用。

    对此,省教育厅相关负责人认为,昆明现在面临的午间管理问题包括午餐的后续服务和午间休息管理,这两者从本质上来讲都不属于教育教学的范畴,但如果家长有这方面的需要,则需要对所有细节进行明确。

    此外,午间休息的管理也并非简单一句话就能涵盖,根据省外的一些做法,有床铺的收费和没有床铺的收费标准也不应当一样。而每个学校的班额规模也不一样,学生生源也不一样,硬件条件也不一样,即便要收费也应当“一校一策”。

    该负责人认为,更重要的是省外多地要求,凡是在非教育教学时段要留校或入校的学生,须由家长提出申请。只要申请,学校就应该接受,并与家长签订协议。签订协议后,学校在这个时段就依法承担《条例》规定的监管责任,这是学生在校安全的最大保障。

    经验:广州规定托管小学生收费1元/天

    关于小学生的午间管理,国内部分省份和城市已有操作多年的经验。

    据了解,从2002年秋季学年起,广州在全市中小学实施“一费制”收费改革,将义务教育阶段小学、初中的收费项目“书杂费”以及非义务教育阶段高中的收费项目“学杂费”纳入“一费制”管理范畴。

    而在“一费制”项目之外,各学校向学生收取的合法费用项目主要分为可以统一管理的收费项目和学生自愿参加的可选择性收费。根据规定,所有午休管理及课后托管的收费应以学生自愿为原则,并按学生实际发生天数收取。农村小学不得收取这两项费用。收费标准为:午休管理设专门床位的2.5元/天,在教室休息的1元/天;学校托管下午放学后至18时30分前,1元/天。

    据了解,这些具体的收费项目和收费标准是在综合了学校、家长及社会等多方面的意见后形成的文件。

    而2005年,《深圳市学校安全管理条例》正式实施,针对非教育时间学生可以留校或入校的规定,市教育局出台了相关管理办法,学校与家长签订协议后承担监管责任,相关管理费拟纳入“一费制”代收费项目,用来支付非教育教学时间的安全管理费用。

    2011年,湖南省物价局和教育厅联合下发《关于中小学服务性收费和代收费有关问题的通知》,规定城市义务教育学校可向非寄宿生收取最高不超过150元/学期的午休管理费。由家长向学校申请,孩子在校吃午餐,餐时看管、餐后的午间休息、操场活动、看科教片等由学校安排老师统一管理,对此所收取的费用称为午休管理费。

    午餐管理费由学校集中分配。学生餐后大部分时间在校内玩耍,万一出事故,学校要负责。

    一问再问

    午间管理费到底有没有合法依据?

    在连续几天的采访中,不少家长都认可午休时段“出钱购买教师劳动”的解决方案,伴随而来的问题是:如何让午间管理的收费项目合理又合法?

    昆明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给出了午间管理费成为合法收费项目的“依据”。国家发展改革委、教育部2010年7月发出的《国家发展改革委、教育部关于规范中小学服务性收费和代收费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中规定:中小学服务性收费和代收费项目、收费标准由省级教育主管部门按照学校组织学生活动和学生在校学习、生活的实际需要,综合考虑实际成本、当地经济发展水平和居民经济承受能力等因素提出意见,经省级价格主管部门审核,两部门共同报省级人民政府审定后执行。

    该负责人认为,午间管理费用纳入教育代收费的范畴就应当是中小学生的“生活实际需求”。

    而省教育厅相关负责人则为记者解读了2011年出台的《云南省物价局、云南省教育厅关于进一步规范我省中小学校服务性收费和代收费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其中明确服务性收费是指“学校在完成正常的教学任务外,为在校学生提供由学生或学生家长自愿选择的服务,以及为校外人员和单位提供服务而收取的费用”。代收费是指“学校为方便学生在校学习和生活,在学生或学生家长自愿的前提下,为提供服务的单位代收代付的费用”。

    根据该通知,学校和教师在为学生服务、代办有关事项的过程中不得获取任何经济利益,不得收取任何形式的回扣。

    该通知还明确了义务教育阶段服务性收费和代收费具体项目,服务性收费包括补办证卡费、非机动车停放服务费、公共浴室沐浴费;代收费项目包括校服费、春秋游费、疫苗费、初中升学考试报名费、学生保险及证卡费。该负责人表示,各项收费中都没有针对城区学校学生午间管理的项目,所以昆明市提出将午间管理费用纳入服务性收费和代收费的项目当中,这明显不合适。

    调整收费标准有多复杂?

    根据我国现行政策,学校的收费项目由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联合制定,或者由省级人民政府制定。制定和调整学校收费标准的权限在省级人民政府,由省级教育行政部门提出意见,同级价格部门会同财政部门进行审核,三个部门共同报省级人民政府批准后,由教育部门执行。

    按照现行的政策,昆明市的午间管理收费要想合法,必须进入云南省政府批准的收费名目当中,也就是要进入到《云南省物价局、云南省教育厅关于进一步规范我省中小学校服务性收费和代收费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的涵盖范围之内,进入服务性收费和代收费的“官方名录”当中。其间的审批程序十分复杂。

    省教育厅相关负责人表示,一项收费项目的确定并非简单的事情,就昆明市中小学午间管理费用的收取来说,就应当由昆明市相关部门提出立项申请。由于涉及事项复杂,其面临的将是大范围的调研和座谈,收费项目明细的确定并非一日之事。

    探秘

    进校午餐都吃什么?

    21日11时40分,学生还在上课,昆明市护苗学生营养食品有限公司的送餐车已经载着孩子们的中餐停在云溪小学教学楼前,“学生12点放学就开始吃饭。”学校保安说,护苗学生营养食品有限公司负责学校学生的中餐已有几年,学校大部分学生都选择在校吃中饭。

    12时左右,两位穿着绿色制服、戴着帽子和口罩的工作人员已将装满饭菜的塑料箱抬进教学楼。据三年级的邓同学称,虽然自己不在学校吃中饭,但同学们会经常在一起讨论中午的餐点。“学校中餐一般为三菜一汤,汤可以随意添加。”邓同学说,昨天学校的菜品有洋芋、肉丸、炒肉和南瓜汤。据了解,邓同学班上共有61个学生,其中58人都在学校吃午饭。

    而云溪小学的学生家长汤女士表示,女儿在学校吃过一个学期中餐,每天都有三菜一汤,“都有肉,偶尔有海鲜,也挺好吃的”。

    家长吐槽

    家长委员会其实是个傀儡

    有家长致电本报讲述进校午餐“内幕”,称孩子所在学校提供的午餐有质量问题

    在此次午餐停摆事件中,有学校校长发出了“办了家长不满意,不办家长也不满意”的感概。这是为什么?学生家长王女士昨日致电本报,发表了颇具代表性的看法。

    气愤

    孩子在校吃完午餐拉肚子

    王女士说,之所以有一些家长对学校提供午餐不满意,无非是因为饭菜的质量问题。她说,家长对饭菜的要求主要是要保证温度,要卫生安全,最好还能做到营养可口。但实际操作中,家长只能寄望于前两点能得到满足,但有时候这都是奢望。

    “孩子吃了学校的饭,一个月拉两次稀。”王女士说,自己和别的家长专门观察过,为学校配送午餐的送餐车10点多就到学校了,而孩子11点半才能放学吃饭,中间根本没有有效的保温措施,孩子只能吃到凉掉的饭菜。

    王女士说,孩子还告诉她,饭都是一坨一坨的,有的时候饭还是黄的,班上的同学大多都有在校吃午餐后拉肚子的经历。据王女士说,很多家长到学校看过孩子吃饭的情况。

    意外

    教育局答应解决 午餐却停供

    对于孩子在校吃午餐拉肚子的情况,王女士曾经向区教育局反映过,并按照其要求写了书面材料,教育局也向王女士表示将解决这一问题,但是让王女士没想到的是,上学期刚反映了问题,这学期中餐就停供了。

    无奈

    校长会或明或暗推荐送餐企业

    王女士说,虽然说选择哪家送餐企业都是由家长委员会决定,但实际上家长委员会无非是个傀儡,校长都会或明或暗地推荐一家送餐企业,而家长委员会都是由在校生的家长组成的,考虑到孩子天天在学校学习,也就不敢提出什么意见。因此,都说家长委员会决定送餐企业,实质上是一点作用没有,而学校餐饮出了问题,“脏帽子”则被戴到家长委员会的头上。就是这样的尴尬处境让王女士上学期退出了孩子学校的家长委员会。

    谈到午餐回扣事件,王女士表示,老师中午付出了劳动,家长们也都认可他们应当获得报酬,但通过回扣的方式拿到这笔钱显然是家长不能接受的。王女士说,钱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分到老师头上,这其实不是最难办的事情,但是学校拿了钱却不能给孩子提供对应质量的饭菜,这才是家长最为恼火的事情。(记者韩海阔 李婧 杨文媛 赵嵘 李美娇)

 

上一篇:西山区升级教师培训模式

下一篇:昆明11交通节点整治月底全完工

热门新闻
jiansou聊网易号视频技术-2头条 野蛮行径 沉痛教训—评联合国驻 老人医院看病心存疑虑找医生医生 【图】中国近几年来堪比窦娥冤的 2013年芦山发生70级地震 内蒙古巴彦淖尔市委原何永林被提 刚刚黄海出大事?中国5军机突然出 绘本打开的正确方式(三) 省辖市纪委南、北片座谈会召开 时评丨“未来可期”是一种幸福
推荐新闻
昆明11交通节点整治月底全完工 昆明小学生午餐破题 省里有 西山区升级教师培训模式 云南省假日办检查昆明旅游市场 工人文化宫18日试爆破 周边 今明两天昆明降温降雨 东川调整考核指标加快经济增速 石林县慈善协会助学青少年  盘龙区金辰街道加大处罚力度 昆明1325名乡村医生学习合理用药